<menuitem id="rbdtx"></menuitem>
<var id="rbdtx"><strike id="rbdtx"></strike></var><var id="rbdtx"><video id="rbdtx"><listing id="rbdtx"></listing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rbdtx"></var>
<var id="rbdtx"></var>
<var id="rbdtx"></var>
<cite id="rbdtx"></cite>
<var id="rbdtx"><strike id="rbdtx"><listing id="rbdtx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 <var id="rbdtx"><strike id="rbdtx"><thead id="rbdtx"></thead></strike></var><var id="rbdtx"><strike id="rbdtx"></strike></var><menuitem id="rbdtx"><strike id="rbdtx"><listing id="rbdtx"></listing></strike></menuitem>
<var id="rbdtx"></var>
<var id="rbdtx"></var>

【徽商青年說】商之都李蓓:遇見夢里村莊

來源:商之都 時間:2021-10-28 瀏覽量:1903

自從看過紀錄片《了不起的村落》,我對夢里村莊、云中村落念念不忘,終于在這個十一假期成行。

清晨7點出發,中午近1點抵達第一站目的地祖源。祖源村是個古老的村落,隱藏于皖南秀美群山中,又有“夢里祖源”之名,商業化氛圍不是很濃,去游玩的人以自駕居多。村里到處粉墻黛瓦馬頭墻,站在高處望去,整個村子在夕陽的映照下,梯田層層,田陌蔥綠,黃昏落日里的徽派房屋似一幅工筆水墨,線條明快,色彩簡潔,讓人瞬間覺得如夢似幻,頓感祖源叫做“夢里的村莊”真是名副其實。

晚飯后夜幕早已降臨,山村的夜晚,一鉤彎月掛在天邊,沒有了燈火璀璨,星空因而格外清晰。民宿的門外是一個用原木搭建的寬闊平臺,坐在這里看著遠處月下朦朧的山和閃爍的星空,聽著遠處耳邊清晰的吟唱聲,一個舒適的夜晚就這樣過去了。

第二天大清早不到五點就爬起來去看日出,山路崎嶇高低不平四周黑沉沉,山風微涼,裹緊身上的衣服,憑著天上微弱的光亮往前走。走了二十多分鐘到看日出的地方,才發現來的有點早,太陽還在瞇著沒起來呢。站在山上,環顧四周,只見天色慢慢變亮,看日出的人漸漸多了起來,選好位置站定,緊緊的盯著日出的方向。等待中只見東方的天色慢慢變紅,在目不轉睛的凝視中,遠處的云層上面一抹淡淡的紅色逐漸暈染開,天空越來越亮。剎那間,太陽沖破紅霞,綻放出耀眼的光芒?!疤柹饋砹?!”周圍的人齊聲歡呼。我拿著手機一陣狂按,記錄下美妙的瞬間。

吃過早飯,稍事休息便背上包從祖源村沿山路上行,需徒步一段五六公里左右的山路到木梨硔,大約用時一個小時左右,路程不算虐。從祖源到木梨硔的山路,沿途道路狹窄崎嶇,大部分是不規整的青石鋪成的羊腸小道。路上不時遇到和我們反方向從木梨硔過來的人,大部分是戶外徒步的。一路走過的風景很美,初秋的樹林像一塊調色板,在賞景看山中,不覺木梨硔已然在眼前。

始建于明萬歷十五年的木梨硔,全村人口160多,以詹姓為主。生態絕佳,地形獨特,地處山脊,三面懸空,徽風濃郁,被譽為“黃山最美的高山村落”。全村呈駱駝型,在對面的山上看最為清晰,對面的山當地人稱為“前山”,從前山往對面看,可以看到全村的風貌,景觀甚是優美,尤其在雨后時節,可以看到云海,全村猶如處于仙境一般。此行因天氣原因,讓木梨硔的云海不再洶涌,雖然讓我的期待落了空,但卻給了自己再來的理由。穿行在村落中,久經風雨的黛瓦殘舊離落,青磚砌成的院墻縱橫交錯,粗木棍和竹條凌空鋪就的懸空棧道......一景一物,無不寫下歲月的滄桑,讓人感受著一種歷史的沉淀。

(文/商之都 李蓓)


中国竞彩足球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